Two Spirit Utux 羅斯瑪麗

「The traces, mountains, rivers, feathers, and eyes of Utux.」

「The two spirits are flowing within the body.」

Mitopia Art樂於與各路藝術家跨界,秉持著透過藝術與社會對話的出發點,這是第一次與台灣原住民變裝皇后冠軍的Besu以及攝影師鹿合作,三方以創作的方式藉由肢體、影像、色彩,展現兩種靈魂存在於同一具軀體的意象,與對泰雅原住民神話的想像,以及變裝皇后酷兒文化的精神。

我以泰雅族傳統圖騰為元素,將泰雅神話轉化為圖像,山林、河川、羽毛、蹤跡、祖靈的眼睛、當天即興彩繪。感謝三方合作無間的默契得以合力完成作品。

Painting artist: @mitopiart @mitopia_art

Model: @rosemary_besu

Stylist: @sangadress2017

Photographer: @wj20199 鹿

#twospirit

#雙靈人

#泰雅族


在本次合作前,我本身對於Besu的原住民變裝皇后身份有許多好奇心,透過ㄧ小時的訪談,了解Besu從事變裝表演的心理歷程,訪談文字稿整理如以下:

A. 哪時候開始做變裝表演的?家人的看法是?

大概是兩年前開始公開表演,變裝是自己慢慢摸索跟學習,看youtube自學,或是在其他皇后身上學習一些技巧,目前衣服會請人做,因為做衣服比較難單看影片或書本自學,妝髮部分則讓自己更有興趣及管道學習。在變裝之前原本是專業培訓舞者,跳的舞是比較偏現代舞,叫做當代抒情爵士,Besu從小就喜歡跳舞,自己知道本來就是表演的料,且也很有興趣,不過以前當舞者的時候不會變裝,大多專心在訓練,那時候就有跟當時的老闆計畫將變裝加入跳舞做成一個作品,之後因為各項考量結束培訓,轉當英文老師。Besu家人都輾轉得知他在做變裝表演,因為跟媽媽很親近,什麼都會講,但就變裝這件事有等了一陣子才說,從小父母離異,日子再苦都過了,現在媽媽覺得他只要開心最重要,去年是第一屆原住民變裝皇后大賽贏了冠軍,是一個轉捩點,有讓媽媽覺得驕傲。

B. 有想過真的變成一個女人嗎?或是有打賀爾蒙嗎?

Besu的媽媽曾問過他說:會不會哪天你就會變女生?他回答不會,變裝對他來說只是種藝術,不代表性向或性別認同。

C. 在打扮的過程,自己的心態有什麼樣的變化?

Besu覺得變裝後,跟平常生活上是不一樣,自己化妝過程會感受到心態微妙的變化,是把自己原本內在個性再放大一百倍,特別放大陰柔面,很自然化完妝整個人就突然變不一樣,個性會變得比較外放、奔放,且會主動去跟人家交際應酬,變裝之後就會有不知道哪來的能量可以一直跑來跑去與人互動,他說平常的他其實算比較內向、被動的,且沒有特別喜歡交際應酬。

D. 變裝皇后的表演對你而言意義是什麼?有使命想改變什麼現況嗎?

Besu表示: 他的變裝一開始,純粹是因為喜歡且有感覺想做這個表演,但是在原住民變裝皇后比賽之後得到冠軍,開始有人因此認識自己,他認為意識到變裝這件事情可以做更多事,而冠軍頭銜這個榮譽或許多少回饋給原住民性少數族群,因為在部落裡面很多都是性少數族群,加上原住民有宗教信仰上的壓力,大約有70%~80%左右都有去教會。Besu算是在泰雅族裡面比較幸運的,家人都很放心且支持自己的任何決定、樣子。他說:他看到自己原住民朋友們,長得瘦、又留長髮,且比較陰柔的,大部分認為自己是跨性別女性,但回家還要綁馬尾假裝自己是「長頭髮的男生」,他就覺得那樣很辛苦,讓人很遺憾。現在有時候去山上還是看到有很多小朋友,他們就是很女 性化的男生,但不會特別提到自己的性向,可能有些人還不是那麼了解自己。 另一個變裝表演對我的意義是,可以玩弄性別,一般來說男生就是男生,大家一看你就是男生,變裝後就可以變很女性化,同一個身體可以有不同展現,因為他覺得不用太設限自己,做自己最開心就好。

Besu相信任何人的性別都不可能只有兩種,他有提到北美原住民對於性別的分類,共有五種,男性與女性、生理男性但氣質較陰柔的、生理女性但氣質陽剛的,以及無性者。男同性會被歸類在two-spirit male,同時存在兩種靈魂,他一直以來都認為即使是同性都不該只有0 or 1的分別,1號不一定要是照顧人的角色。0號也不用只是享受被呵護的,可以互相照顧不是很好嗎。像是他平常沒變裝的時後就是一般男生的打扮,但想變女生的時候可以很女生,「不管任何性別都會有陽剛或陰柔的一面」,是他想要傳達的理念。他覺得現在女性意識抬頭,但其實很man的男生也會很容易受傷,愛哭啊,是很容易被遺忘的一群。他提到在菲律賓當地有類似變裝皇后的角色,會在村莊裡面表演給大家看,他想像如果是在台灣的話,生在原住民社群裡的變裝皇后,會不會也是這類的角色?有點類似古代的巫師,有很多文獻提及,性別氣質跟別人不同的人,在古代的社會地位是比較高的,屬於「調停者」,同時有男性的角度與女性的角度看事情。

E. 對自己未來的期許是? 有沒有夢想想完成?

Besu說他現在比較積極的推廣自己,期許自己可以到國外闖一闖,再帶回來台灣,有時候也會突然想說自己為何還在做變裝,因為明明吃力不討好,雖然說大家喜歡他的表演,但要花很多時間跟金錢,台灣也都沒有一直固定可以表演的機會,有些業者也並不尊重、了解我們的表演,給予我們很不對等的待遇,加上僧多粥少,不是每一位都有機會可以展現自己的表演藝術。

最想去澳洲闖蕩,原因是那邊變裝表演的體制相較起來更完整,會給新人機會,有類似海選的活動,就會有機會到大舞台或知名夜店固定表演。我的路線比較動感熱舞,如果要好好準備,我想做點不一樣的,像是唱自己的原住民族語,像我去年參加變裝皇后比賽時,就有純唱原住民歌曲無伴奏,連我自己都感動到哭了,我其實不太會講族語,因為我一半是漢人,一半是原住民,也是在都市裡長大的,但為了表演特別去記每一個字的發音跟意思。我在上大學後才開始想要了解自己的泰雅族文化,變裝這件事,是一個很有趣的機緣,以另外一個方式,讓我有機會去發揚自己的民族文化這件事情,且當時唱的泰雅古訓歌詞讓我很有感觸。主要是說要好好地過生活,繁衍下一代,不要隨便跟別人交惡,要記取前人教的東西。未來想要結合原住民傳統文化,帶到國際上演出。


台灣這兩年突然興起的變裝表演藝術產業,無論是時尚產業請來變裝皇后熱場、知名高級酒吧主打變裝皇后駐場,國立美術館的年度大展與大型音樂祭等,都能看到他們的身影,仿佛已是一種流行。推估跟2019年台灣通過同婚合法化有很大的關係,LGBT的性別議題備受討論,「酷兒(Queer)」此字也在近年許多社會性別運動與大眾媒體中出現,認為性別認同和性取向不是天然的,而是通過社會和文化過程形成的,是會變動的。

訪談此主題的價值在於,觀察這個不斷變化的世界,我們的價值觀持續在翻轉與演化,在心靈層面上,開始追求個人靈性與宗教信仰,焦點放在更高的自我成長。而性別議題就在我們的日常中,此時此刻,為我們所處的時代留下一些紀錄。

# 引用以上文章請註明原處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